美国学者呼吁:关注农村0-3岁儿童早教问题

  • 2017年10月10日 17:13
  • 来源: 南方周末

“现实是有63%的贫困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,怎么办?”近日,这个令人震惊的数据在不少人的朋友圈刷屏了。数据出自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、农村教育行动计划(REAP)负责人罗斯高(Scott Rozelle)在一席的演讲。

演讲中,罗斯高指出中国现存的农村教育问题:贫困农村里63%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,包括职中、职高。而对于出现这一问题的原因,罗斯高归结为农村儿童的健康(营养)和养育欠缺,尤其是在被人们忽视的0-3岁阶段。

“我们的认知是,我们的IQ,90%是0到3岁的发育决定的。”演讲中,罗斯高介绍了REAP在中国陕南、河北、云南等农村地区进行的监测,结果发现一半左右的农村儿童IQ低、智力发展慢,而在上海、广州甚至伦敦、悉尼等城市地区,IQ低的儿童比例维持在15%左右。

罗斯高说,导致认知能力低下,除了不可改变的基因,另外影响因素就是营养和养育。“养育跟营养,如果0到3岁缺少,它会影响到大脑的发展,影响到IQ、行为跟以后的学习。”

营养方面,REAP在陕西、河北、云南的农村监测发现,监测对象6个月到18个月的婴儿中有一半以上存在贫血,比小学生的贫血比例更高。

养育方面,农村父母爱孩子,也希望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但能力不足。将近80%的农村家庭只有一本或没有儿童读物,在询问“你昨天有没有讲故事给宝宝听”时,只有10%的人给出肯定回答。

罗斯高在演讲中还提及,由妈妈还是奶奶养育孩子,对农村儿童智力发展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。他认为真正的留守儿童问题,就是在0到3岁期间,父母把孩子给奶奶带而自己外出工作。

2017年9月18日晚,南方周末对话罗斯高。

南方周末:最近你的演讲关注度非常高,这在你的预期内吗?

罗斯高:我最近两年在中国、国外,类似这样的演讲可能有一百多次,总共加起来可能有五千到一万人(观看)。但是这一次看“一席”的有这么多人,这是我们一直希望的,我们要推广这个事情。我在演讲里面说了,我觉得这是中国最大的问题,是很多人不知道的问题,他们都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南方周末:作为一个美国学者,是什么原因让你关注中国以及中国农村儿童的教育、营养问题?

罗斯高:我在美国很早就学中国话,上世纪70年代在台湾待着。正好我在研究发展经济学、农业经济学,那时候美国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,所以我就开始到中国大陆来,已经35年了。

南方周末:你在演讲里说是37年?

罗斯高:37年前是我第一次来中国,真正到农村是1983年。这35年来变化非常大。我对脱贫、扶贫问题有兴趣,我前面20年所有的科研是关于农业,研究种小麦大米、水利等问题。后来差不多是2003年或者2004年的时候,中国开始大力投资农村发展,我们经常进村跟村长还有其他的农民交谈。

在村子里面,我问你们最需要什么?一个老头跟我说,你知道农民都没有什么社会关系,也没有什么财产,没有资金,我们只有劳动力。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高我们的教育水平。

这是一个老头亲口告诉我的,他说的非常有道理,很有说服力。所以我们开始对人力资本的健康、营养和教育做研究,开始重视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。看了一席的演讲你会知道,中国城市的教育水平在世界上是最高的国家之一,但是农村还比较落后。我觉得如果不赶快解决这个问题,会引起很大的社会问题和经济发展问题。一个国家发展到高等收入阶段时,它对劳动力的需要和在中等收入阶段是非常不一样的。现在的情况还是不错的,劳动力还是可以供应,但是我觉得以后会有很大的问题,因为高等收入国家对人力资本的要求非常高。

南方周末:REAP是什么时候开始开展农村教育和营养研究的?

罗斯高:我们是2006年正式开始的,研究了快12年的时间。

我们都是经济学家,所以我们的主要方向是看看政府或者别的研究团队面临什么问题,如果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,我们就去做评估。比如我们2007年、2008年在农村考察,有人跟我说,中国的农村小孩好像营养不足,热量够了,蛋白质够了,但是微量元素吃得不全,他们缺铁,缺锌,会贫血,这些会影响他们的注意力,导致他们学习不好。后来我们跟西安交大医学院的护士一起,他们帮我们做非常简单的检查,45秒钟,一滴血,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是否贫血,后来发现45%的调查对象贫血。

于是2008年我们在100所学校做实验,这是我们第一个大的实验。我们把100所学校分了两组,50个学校我们给维生素,补铁;另一组50个学校不给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差别。一年以后数学考试,我们发现给维生素的学生的成绩比不给维生素的学生的成绩高多了,一个是83分,一个是69分。因为补铁,他们的营养水平提高,他们脑子会转得快,会学得更多。

这样的研究还有别人在做,随后,国家的基金会也做了,疾控中心也做。2011年国家开始为农村孩子提供营养中餐,现在每年2600万人享受国家提供的免费营养中餐。

这12年,我们差不多做了50个不同的项目,关于营养方面,关于辅助学习的我们也有。比如我们利用计算机课尝试一个辅助学习的软件,我们在300个学校中有150个给他们软件,150个不给,后来发现(给了软件的)数学、英语、中文的成绩都提高了。(告诉大家)应该推广什么,不应该推广什么,这是我们团队做的事情。

南方周末:你是怎么关注到贫困农村0到3岁儿童智力低下这一问题的?

罗斯高:我们在做小学营养问题的时候,有两三个人(营养学家)跟我们说,你做小学是特别有意义的,可是你也许忽略了一些问题,现在国际主流最主要是关注0到3岁儿童。所以我们慢慢开始做这方面研究。这是一个世界很关注的问题。

南方周末:应该如何改变这种状况?

罗斯高: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每一个乡镇、每一个村子都应该做一个早教中心,这个中心可以作为一个村子里非常核心的(培训场所),来培训村民怎么养孩子。它可以提供营养包,提高他们的营养,也可以给小孩子提供基本的疾病医疗,公共卫生。

我们已经做了50个早教中心,在商洛、安康、汉中三个地级市,都非常成功。这也是一个实验,2015年我们选了100个村子,50个村子盖中心,50个村子不盖。你先去看那些没有中心的村子,妈妈爸爸奶奶非常爱孩子,(但)他们不让孩子出来,家里没有一本书。有早教中心的这些村子,他们天天都去,他们两岁的孩子会牵牵奶奶的手,说“去中心”。到中心里面,奶奶不认字他会拿一本书给奶奶,他会读书,他会拿书讲故事。我觉得早教中心非常有意义。

南方周末:一种观点认为让母亲回到农村对于家庭来说成本太高,这在农村来说是不现实的,你怎么看?

罗斯高:我百分之百了解妈妈出来是一个大事情,对于家庭有利有弊。一方面因为出去工作有收入,所以他们可以让孩子过更好的日子;可是妈妈不在的时候孩子会缺少关爱。所以很多国家有一个政策叫“有条件的转移支付”,就是如果妈妈留在农村的,由国家发给她钱,发工资给她养孩子。

我觉得中国也应该这样。现在妈妈在外面打工一个月三千到四千块,一年四万块。我觉得,妈妈留在家里把孩子教好,是值这四万块的。如果妈妈要走的话,由奶奶来养,这会有很多问题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办早教中心,早教中心其实是面对奶奶的,教奶奶如何养孩子。

南方周末:也就是说如果妈妈留下来不现实的话,还有一个替代方案?

罗斯高:对。因为不同的家庭情况不一样,有些妈妈愿意留下来,也有一些很想也必须得去工作,这就要考虑怎么让奶奶更有效的去养育。“一席”演讲里面你可以看到,(农村)95%的妈妈都希望宝宝会上大学,他们没有城市人那么有钱,可也不是穷得不能过日子。所以主要问题是要多了解怎么养育一个现代高等收入国家的孩子。原来农村的孩子就是做农民,一代人的时间,就要从养育一个农民到要养育一个大学生,发展太快了。

我觉得还是要让农村妈妈了解,她们要养孩子,如果她们走的话必须得让奶奶好好照顾孩子。让国家办早教中心非常重要,贵是贵,但是这是国家的未来。一个早教中心大概需要五万到八万人民币,要在20万到30万个村建中心,可能要五十亿。

南方周末:农村婴幼儿智力发展迟缓的情况在其他国家的农村地区也存在吗?

罗斯高:美国现在只有1%的人在农村,我们农村里的人的素质比城里还高,这是最发达的国家。中等国家比如巴西、哥伦比亚、墨西哥等情况和中国差不多。我们为解决儿童低智力来培训妈妈怎么养孩子,这个培训课程(最早)是在南美发明出来的,我们和陕西师范大学心理学的师生把它转变成适应中国、有中国特色的课程。

现在美洲开发银行20%的贷款就是贷给0到3岁的孩子,现在全世界都发现,0到3岁是最需要关注的,回报率很高,投资一块钱,回报是18块钱。正是因为IQ高,非智力的能力才能出来,比如耐力、开放性等,EQ和IQ高就会上学上得好,就容易读到更高的学历,就会工作好,赚得钱多,然后全家受益。

最近十几年全世界在慢慢发现它的重要性。中国实施项目的能力非常厉害。我们十年前开始研究中国农村幼儿园的问题,3到6岁,十年以前农村只有很小一部分人会上幼儿园,而且你问他们愿不愿意花钱去上幼儿园,他们不愿意。现在基本上95%的孩子上幼儿园,这都是花钱的。我就希望这几年,中国能够开始推广,告诉农民、老师和政府,0到3岁比3到6岁更重要。

[责任编辑: 盛明慧 ]

标签:早教营养不良

相关文章

※ 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医知袋鼠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医知袋鼠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医知袋鼠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或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(system@1zdaishu.com)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更多>>推荐专家
更多>>热门文章